095 國語文能力測驗-19

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烟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這篇文章的基調為何?

(A)悲涼的                   (B)淡泊的                  (C)歡樂的                  (D)消沉的

答案為 (C)

天地是萬物的客舍,時間是古往今來的過客,死生之差異,就好像夢與醒之不同,風雲變換,不可究詰,得到的歡樂,能有多少呢!古人夜間執着蠟燭遊玩實在是有道理啊,況且春天用豔麗景色召喚我,大自然把各種美好的形象賜予我,相聚在桃花飄香的花園中,暢敘兄弟間快樂的往事。弟弟們英俊優秀,個個都有謝惠連那樣的才情,而我作詩吟詠,卻慚愧不如謝靈運。清雅的賞玩興致正雅,高談闊論又轉向清言雅語。擺開筵席來坐賞名花,快速地傳遞着酒杯醉倒在月光中,沒有好詩,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倘若有人作詩不成,就要按照當年石崇在金谷園宴客賦詩的先例,罰酒三鬥。

參考資料: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1662/prose_translations/4212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