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甄試考古題] 106-高雄市-教育專業-31

「考試是將層級監視與常規化的判斷結合在一起,以確保規訓功能中的分 配和分類,最大限度地榨取力量與時間,連續的生產和累積,結合最適當的個性,以塑造出個別的、有機的、富生產性和統整的個體。經由考試的儀式化,規訓權力可以一言以蔽之,就是使個別差異成為重要因素的權力形式。」根據您對各種教育思潮的理解,這段話可能出自以下哪一位思想 家的著作?

(A)德希達(J.Derrida)

(B)布迪爾(P.Bourdieu)

(C)傅科(M.Foucault)

(D)羅逖(R.Rorty)

答案為 (C)

註解:

解構主義

是一個由法國後結構主義哲學家德希達所創立的批評學派。德希達提出了一種他稱之為解構閱讀西方哲學的方法。大體來說,解構閱讀是一種揭露文本結構與其西方形上本質(Western metaphysical essence)之間差異的文本分析方法。解構閱讀呈現出文本不能只是被解讀成單一作者在傳達一個明顯的訊息,而應該被解讀為在某個文化或世界觀中各種衝突的體現一個被解構的文本會顯示出許多同時存在的各種觀點,而這些觀點通常會彼此衝突。將一個文本的解構閱讀與其傳統閱讀來相比較的話,也會顯示出這當中的許多觀點是被壓抑與忽視的

解構主義流派反對結構主義,解構主義認為結構沒有中心,結構也不是固定不變的,結構由一系列的差別組成。由於差別在變化,結構也跟隨著變化,所以結構是不穩定和開放的。德希達認為文本沒有固定的意義,作品的終極不變的意義是不存在的

解構分析的主要方法是去看一個文本中的二元對立(比如說,男性與女性、同性戀與異性戀),並且呈現出這兩個對立的面向事實上是流動與不可能完全分離的,而非兩個嚴格劃分開來的類別。而其通常結論便是,這些分類實際上不是以任何固定或絕對的形式存在著的

解構主義在學術界與大眾刊物中都極具爭議性。在學術界中,它被指控為虛無主義、寄生性太重以及太過瘋狂。而在大眾刊物中,它被當作是學術界已經完全與現實脫離的一個象徵。儘管有這些爭議的存在,解構主義仍舊是一個當代哲學與文學批評理論裡的一股主要力量。

雅克·德希達傳記

雅克·德希達1930年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一個猶太人家庭。1942年法國宣布取消阿爾及利亞猶太人的法國公民資格,他被迫輟學兩年。這個經歷對他心靈產生了很大影響,甚至伴隨了他的一生。這種經歷也導致了他思想中的懷疑精神。2004年在《世界報》對他的採訪中,他說:

「那些使我變成「獨立戰爭」前,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法國猶太人的偶然經驗也具有很多特殊性,即便在阿爾及利亞的猶太人當中也很特殊。」

1949年,他來到法國求學。但是他連續兩年都沒有考上法國高等師範學院。直到1952年,他第3次報考才終於被校方接受。而在第一個學期期末考試時,他的口語考試也未能及格。1956年,德希達從法國高等師範學院畢業後,到美國哈佛大學短期進修。此後,他發表關於戲劇家阿爾托的文章而失去了索邦大學的工作。雖然他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聞名的哲學大師,但是因思想一開始並不為傳統思想所接受,他直到1980年才拿到了自己的博士學位。

雖然他在世界各地獲得了許多名譽教授和博士榮譽,但是在法國本土卻沒有這種禮遇。直到1984年,他才開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博士導師的生涯。

1967年,他連續發表了《書寫與差異》、《論文字學》、《聲音與現象》,從而奠定了他的解構主義思想的基礎。他的思想受到了美國學界的關注。

1980年代以後,他的工作向政治倫理方面轉向。他還直接參與一些政治事件:例如1981年他支持拉丁美洲精神分析界對獨裁政府的反抗;1982年在布拉格支持捷克知識分子的反抗運動而被捷克政府逮捕;他還支持南非的反種族隔離運動。他認為人權「不僅是抵抗集權主義的工具,他還與主宰著政治性的世界概念的那個歐洲傳統密不可分。而後者正是解構的首要質疑對象。所以他的解構工作依次圍繞著主體與自由,民主與公民性,邊界與民族國家這些觀念中展開。」基於這種理念,他在課堂上分析死刑的政治神學基礎;他譴責恐怖主義,而且分析恐怖主義的形態、條件以及影響;他分析美國劃分流氓國家和邪惡軸心國的原教旨主義情結,也指責「沒有啟蒙沒有政治遠見的阿拉伯伊斯蘭神權政治主義」;他以猶太人的身份批評以色列的猶太復國主義;他也支持同性婚姻。

雅克·德希達2004年在法國巴黎逝世。

影響與爭議

德希達的思想一直以來都有很大爭議。由於它的思想和英美哲學主流的分析哲學格格不入,因此他從來不被美國的哲學系所重視。他的思想影響非常廣泛,被用作女權主義運動、同性戀抗爭、黑人運動等的理論武器。而他的思想也不被許多傳統學者所接受,認為他破壞了西方文明。也有人認為他的著作沒有什麼價值,不過是巴黎產生的時髦而已。

他死後,法國總統席哈克在一份聲明中說:「因為他,法國向世界傳遞了一種當代最偉大的哲學思想,他是當之無愧的『世界公民』。」

布迪爾

學術著作

《再製:教育、社會與文化再製》對教育體制的保守功能,毫不留情地批評。全書分兩個部份:

四大命題:處理象徵暴力的理論基礎,逐步開展「教學的行動」、「教學的權威」、「教學的任務」及「教育的系統」四個命題。

教育如何維持秩序:「文化資本與教育的溝通」、「文化修養的傳統與社會的保守主義」、「排除與選擇」、「透過獨立而依賴」。

《繼承者:大學生與文化》根據調查結果發現,大學生選擇科系及學習的態度,深受家庭背景影響。本書最根本問題依舊是處理社會不平等的問題,透過各種文化再製教育系統讓社會不平等狀態得到維持,這是透過一連串誤認、共謀與排除效應交錯而成的結果

《學院論述:語言的誤解與教授的權利》指出高等教育的問題在於教學語言,而教學語言的阻礙來自於階級

《學術人》探討不同等級的大學教育與學生出生背景的關係,大學階段的再製有密切關聯,並牽涉大學內部的權力關係,大學教授有其政治立場,彼此之間會為爭取資源而引發內部鬥爭,大學教授扮演著促成文化生產與社會再製的催化角色人文及理工學院的教授較多出生於稍低的社會階級,而法學院及醫學院教授大部份是來自於布爾喬亞階級

《國家貴族:權力場域裡的菁英學校》探究法國菁英階級的大學社會階級與權力間的關係。

基本內涵

布迪爾學術發展初期,法國正瀰漫J. P. Sartre存在主義氛圍,布迪爾也受到主觀哲學的影響,其他如M. Heidegger、M. Merleau-Ponty、尼采等存在主義現象學的學者也對其造成影響。布迪爾的學術發展進出在主觀與客觀之間,發覺南進各種現象,決定開創另一種關係的取向研究,意圖整合期間:前期厚實的哲人與人類學的訓練,奠定之後建構反思社會學的基礎。

傅柯(Michel Foucault)重要概念介紹(中期)

《規訓與懲戒》︰Foucault描述了運作於監獄、學校、醫院、工廠等制度的各種權力規訓母體中,靈魂、軀體、主體的歷史形構。規訓技術包括了︰不斷加強活動和節制活動的時刻表;追蹤成績的監視手段;種種考核如撰寫報告、建立檔案、獎勵順從、懲罰抗拒、常態化評鑑等。以此強化如工作倫理等道德價值。藉此,個體的認同、慾望、軀體、靈魂都被形塑與構成。「規訓造就了個人,其目標是常態化,消除所有的不規則性,重新模塑心靈與軀體,生產有用且馴服的主體。

《性史》︰一部「權力之多形態技術」的歷史,以科學意志來統轄性論述,嚴格地雕琢身體。它並不藉著性的壓抑而運作,而是藉著性事論述的生產和擁有「性生理要求」的主體而運作。性事的部署以越來越細微的方式來增值、革新、侵吞、創造、穿透身體,以越來越廣泛的方式來控制群體。製造有性的身體,能使它在常態化的權力網絡中受到雕琢,而此一網絡界定並控制了整個知識-快感的體制。

「直到十九世紀,我們才開始了解到剝削的本質;而直到今日,我們還沒能完全了解權力的性質」

後現代的權力觀︰Foucault不像現代理論,將權力認為是定泊於巨型結構或是統治階級,認為權力在本質上是壓制性的。他發展一種後現代的權力觀,將權力詮釋為分散的、不確定的、型態多變的、沒有主體的、生產性的,並且構成了個人的身體與認同。他宣稱,過去兩種將現代權力理論化的模式︰「法律模式」和「經濟學模式」都因為過時、謬誤的預設而失敗。不同於這兩種壓制模式,權力所具有的生產性在性質上「致力於生產各種力量,使它們成長,使它們有條理秩序;而不是汲汲於壓制它們、摧毀它們。」例如,在《規訓與懲戒》中,拷刑搖身一變為對罪犯的道德改造,從肉體的力量或法律的再現轉變為規範的文化霸權、政治的技術、對身體和靈魂的模塑

生命權力(bio-power)︰(1)它的第一種模態是一種規訓性(discipline)的權力,涉及「一種人類身體的解剖政略」。Foucault對於規訓的定義是「確保人類多樣性之條理的技術」。(2)第二種模態出現在規訓權力之後,其焦點在於「種體」(species body)也就是一般的社會人口。政府認知到它所治理的不是「人民」,而是「人口」,有其特殊的現象和變數;出生率和死亡率、壽命的期望值、生育力、健康狀況、疾病的頻率、飲食、居住模式等。對於人口的持續監控,代表了「生命進入了歷史」,性事成為論述管理和規約的對象,「性事的部署」依照權力常態化的策略,產生了各式各樣的變態與性的範疇

牧師權力(pastoral power)︰源自於基督教權力機構的舊權力技術,它傳播了特殊的權力形式。(1)其最終目的在於使個體確信在來世得到拯救。 (2)它不僅是一個下命令的權力形式,還必須樂意為群體的生活拯救獻身。(3)它不光考慮整個社區,還要考慮到每個具體個人其一生的生命。(4)它要得以實施,就一定得了解人們的心靈深處,挖掘他們的靈魂,揭示他們內心的秘密。它包含了一種良心的知識和指導它的權力。(5)它和政治權力相對,傾向於拯救的;它和王權原則相對立,傾向於獻身宗教的;它和法律權力相對立,是個體化的;它和生活相處共存;它和真理──個體自身的真理的產生連結在一起。而現代的牧師權力呈現為新的形式︰(a)現代的拯救是保證在世的健康好日子,足夠的財富和好的生活品質。(b)它的實施者增多了,由國家機器、警察、私人企業、社會福利機構、慈善家、教育家等各種人來發揮牧師性功能。(c)它集中於關於人的知識發展︰人口的全球性與眾多性,個體的分解性

知識/權力︰Foucault質疑現代理性提出的解放計劃,他認為知識和權力體制不可分離。心理學、社會學、犯罪學等人文科學,本是產生於權力關係之中,但透過排斥、限制、監控、客體化等種種運作技術,又反過來有助於新的權力技術的發展、精緻化、繁衍,產生各種社會機制以及關於社會控制的知識。現代的個人已成為知識的主體與客體,並非被壓制,而是在「科學-規訓」的機制母體中被積極地模塑成型,它是「依據一整套力量的與身體的技術,而被仔細地織造而成」,成為道德的/法律的/心理學的/醫學的/性的存有

權力下的主體︰主體一詞有雙重意義︰「既是藉由控制與依賴而成為受他人支配的主體;同時也是一種以自覺、自我認識來連結於他們自己的認同。」因此,Foucault拒絕啟蒙運動那種將意識、自我反省、自由都連在一起的模式,而代之以宣稱︰自我認識,尤其是在道德意識的形式中,乃是權力的策略和效果,從而使人們將社會控制內化

權力的定義︰「各種力量關係的多樣動態場域,在這些場域中,生了反違廣遠卻從未完全穩定的支配效應。現代權力是一種「關係性」權力,它「在無數的點上運作」,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格,但從來不是可以「獲得、奪取、分享」的東西。權力沒有可供爭逐的來源,也沒有任何主體能夠擁有它;權力是一種純然結構性的活動,主體只是其中無名的管道或是副產品。Foucault採用了一種「向上的」(ascending)而非「向下的」(descending)分析,他認為權力運行於各種制度網落的分散場域中,後來才被大型的結構如國家所接收,這些巨型結構「只不過是權力運作的終端形式」

「我們必須像藝術品一樣地創造自己」

「系譜學企圖為自由的不確定提供動力,僅可能地深遠與廣闊」

參考資料: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