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甄試考古題] 106-高雄市-教育專業-26

「教育學生體察各個層面的關懷正代表著能力。當我們關懷某人某事時, 也就是從自己的能力中賦予了行動的責任,無論關懷的對象為何人、事物、 理念,都置於我們的關懷能力之下,關懷絕不僅只是多愁善感,它是人類 生活中最堅實的基石。」請問,這段話最有可能出自下列哪位哲學家的著 作?

(A)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B)彌爾(J. S. Mill)

(C)諾丁絲(N. Noddings)

(D)桑德爾(M. Sandel)

答案為 (C)

註解:

彌爾(1806~1873)

是英國經驗主義哲學家、經濟學家和社會批評家;其主要著作包括〔邏輯體系〕(System of Logic, 1843)、〔論自由〕(On Liberty, 1859)、〔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1861)。彌爾修正其父親詹姆士.彌爾(James Mill, 1773~1836)和邊沁(Jeremy Bentham, 1748~1832)所發展的功利主義觀,而主張自由主義(Liberalism)。彌爾認為任何行動和社會安排,只要能達到多數人的快樂,便是好的、對的

批評邊沁的「快樂說」,未能區分較高的快樂與較低的快樂,而主張多數人主動從事的、同時能發展心智的活動,應該才是更高的、更具有實用價值的活動

一個人自我發展的目的,應該是作為擴展社會實用價值的手段

彌爾對政治、道德、邏輯及科學方法均有獨到的見解。他寫過的特殊論題,包括〔婦女的地位〕(The Subjection of Women, 1869)、〔論代議政府〕(Considerations on Representative Governmem, 1861)、〔政治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1848)等。

彌爾主張政府應消滅貧富差距;生產分配應力求公平

在〔功利主義〕中,彌爾主張衡量對錯的標準,是依行動表現能否促成幸福而定

彌爾強調功利不但有量的差別,而且還有質的不同,亦即精神上的快樂高於身體的快樂

主張國家應奉行不干涉主義,讓社會各階層按自己的道路追求自己的好處

彌爾在〔論自由〕中,鼓吹資產階級的自由發展和自由競爭。認為個人的行動只要不涉及他人的利害,個人就有完全的行動自由

只有當個人的行為危害到他人的利益時,個人才應當接受社會的或法律的制裁

支持思想、言論及結社的自由

前述理想或原則,運用在教育上,彌爾主張強迫教育或義務教育,不是對自由的侵害,而是教育的根本。不過國家壟斷教育的情形,不應該存在,國家教育應該作為各種競爭性教育體系中的一個環節

在〔論代議政府〕中,彌爾主張在擴大公民選舉權的同時,應防止立法機關不當立法的危險;彌爾強調知識、智力在政治機構中的權威地位,可謂濁世之明燈,饒具遠見

諾丁斯(N. Noddings

本是國小及高中數學教師,在Standford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時,致力於教育理論及哲學的研究,1977年至1998年一直在Standford任教。1984年的著作,與心理學家C. Gilligan共同構築了關懷倫理學。不僅在哲學、倫理學上,使女性主義的訴求高唱入雲,也重構了西方自啟蒙以降以理性為主導的勢力。諾丁斯更在Educating Moral People(2000)一書,完整的提出其道德教育訴求。總之,諾丁斯的關懷倫理在女性主義、倫理學及道德教育上,都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重視情感、同理、慈悲的倫理系統在西方並不陌生。基督教之傳統、休謨(D. Hume, 1711-1776)、亞當斯密(A. Smith, 1723-1790)等都有相當的說明。M. Mayeroff更著有On Caring(1971)一書。不過,二十世紀以降,從哲學、倫理學的層次上,則公認諾丁斯最具有原創性之貢獻。諾丁斯從存在主義中看出人與他人(世界)是處在一「關係」的情境中,她也從母職角色中,認為「關懷」是一種自然發生的情感關係,這種類似現象學或從經驗中的體察,確有別於啟蒙以降以康德(I. Kant, 1724-1804)為首的學者重視從經驗、情感的世界中,抽離出不涉及利害的倫理原則

簡而言之,關懷倫理認為自我與外在世界緊密相聯(有別於康德以降重視自我與外在的隔離);關懷倫理重視從具體的個人情境到抽象的他人考量(康德以降則重視普遍化法則、尊敬他人到具體情境的指引)。關懷倫理1980年代以降,是以女性倫理學作為訴求,但近年來,則超越了性別論辯的層次,成為倫理學重要的一環,並以此重構許多政治、社會秩序。   

諾丁的關懷倫理學著重的是關懷者(The carer)以開放的態度,表達對「被關懷者」(cared for)的情感,這之間涉及關懷者的「全神關注」(engrossment)與「設身處地」(displacement

更重要的是,關懷者不能只在乎自己的作為或付出,更要有來自關懷者的反應在關懷的過程中,最先是來自面對面的熟識之人(caring for),而後普及遠方的眾人(caring about),而後者正是所謂正義感的基礎

諾丁斯甚至於從關懷出發,不僅及於人對人、人對物,甚至於人對制度、知識理念等建構出以關懷為本的課程規畫。   

關懷倫理學提出後,當然也引起了許多的質疑。最大的疑慮,反而是來自一些性別意涵的挑戰,諸如女性是否一定傾向於關懷倫理?尤有進者,關懷倫理是否反而陷入某種本質論,從而複製了女性的刻板印象?整體而言,諾丁斯的關懷倫理並不堅持關懷附屬於女性,她也期待不要把關懷視為一種傳統美德(在此與德行倫理學也有論戰),在Staring at Home: Caring and Social Polity ( 2002 ), Happiness and Education ( 2003 )等書中,藉著把關懷從家庭、學校擴展到社區,從而將關懷倫理帶入到公共實踐中

諾丁斯雖已退休,但仍積極參與各種活動,主編多本著作,使關懷倫理的理念座落在全球化的視野中,至今仍方興未艾。

參考資料: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