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甄試考古題] 107-臺北市-系管師-13

小路看到震災新聞而非常難過,認為都是自己不乖所造成。儘管家人和老師都告訴他,這並非事實,小路仍然責怪自己。請問,小路的想法屬於貝克(Beck)提出的何種認知扭曲?

(A)選擇性的抽象化(selective abstraction)

(B)標籤化(labeling)

(C)過度類化(overgeneralization)

(D)個人化(personalization)

答案為 (D)

註解:

認知扭曲

二分法思考

讓人處於非黑即白、非敵即友的強烈對立思考,無法了解另一種思考的可能性。對於好壞對錯,成與敗兩個極端中間沒有灰色地帶。

例如考大學失敗了很難過,想法就是:「我連一間大學都沒有申請到!高中白念了!」這就是二分法思考。如果我們真實的來看一下事實:「雖然考大學失敗了,但高中三年還是有學到東西,明年還有機會。」這才是事實。所以,大家可以觀察自己「心情日記」裡的「想法」與「反應」,是否有用二分法的扭曲思考看自己。

過度類化

藉由幾個少數的例子,做廣泛、全面性的推論。讓人產生以偏蓋全的邏輯謬誤,產生「總是、一直、就是、都這樣」的限制。

例如有人把爸爸的車撞壞了,他心想:「我一直都在給別人添麻煩,什麼都做不好。」這就是一種過度類化。在這例子中的真相和事實是什麼?「雖然我把爸爸的車撞壞了,但我沒有一直在添麻煩,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大家可以檢視一下,在你的想法與反應中有沒有過度類化的蟲蟲。

選擇性摘要

亦稱「斷章取義」,挑自己想聽、想看的資訊,看不到其他可能。只記住了不愉快、失敗、缺點,並戴上負面的有色眼鏡來評估人事物

例如有人辦了一個派對,大家都很滿意,但有一道菜壞掉了,派對主辦人不停自責,覺得辦得很失敗,「我做得很糟,怎麼會出一道壞掉的菜在裡面。」人家問他,你這個派對如何?「糟透了!」他只看到不好的那個點,沒有看到其他點,整體來說大家都還是玩得很開心,這才是真相。

誇大與貶低

放大錯誤和失敗,或本來有很好的優點和成就卻刻意縮小,讓人一直處在挫折、無助的境地

例如在「心情日記」裡,有人不小心做錯一件事,他記錄的想法是「我長大了還做這麼幼稚的事,真是該死」,這就是誇大的思考。

在亞洲人身上時常看見「貶低」的現象。東方文化以謙卑為美德,其實有時候過度的謙虛並不是一件好事。像是孩子考試考得好,爸媽就說:「他不過是一個普通學校的第一名,沒什麼了不起的。」其實這孩子從小表現都很好,但父母都沒有給予鼓勵,還刻意貶低他,可能導致孩子長大成人後還一直在追逐,希望功成名就,渴望受人肯定,即使追到了,心裡還是覺得不滿足,因為爸媽對我還是不滿意。這也是一種認知扭曲的蟲蟲危機。

應該與必須

不由自主陷入不合理的要求,總是無法滿足自己的要求。我們常常看到:我「應該」要考前三名才對!我「必須」把每件事都處理好!我們常把很多的必須跟應該放在身上,但真的是這樣嗎?

曾有學員說:「我一定要賺很多錢!就算犧牲健康也沒辦法,必須努力工作。」問他為什麼?「因為我的父母需要。」再問他為什麼?他想一想,好像也講不出來。他的父母經濟能力不錯,其實他根本沒有必要這樣,身體都累垮了還如此拚命,但他的腦中有根深蒂固的「必須」。這就是一種自動化導航模式,我們要懂得去分辨「應該與必須」的蟲蟲。

貼錯標

只用一、兩項特質就下判斷,讓人產生不可磨滅的負面認同,很難看到自己與他人的優點

如:「我找不到工作,真是個廢物。」此時我就往自己身上貼了一個「廢物」的標籤。但我找不到工作,只代表現在可能時機未到,或能力還不足以符合就業市場的需求,應該要再充實能力,這跟廢物的距離還很遙遠。所以,只因為一、兩樣特質就直接貼一個標籤,整個人只能用這一個標籤來說明,就是貼錯標。

另一種「貼錯標」的狀況是用很多情緒性字眼解讀或描述一個事件。例如職業婦女把小孩送到幼稚園,婆婆就跟鄰居說:「媳婦很不負責,把孩子丟給陌生人照顧。」這也是貼錯標。送孩子去幼稚園跟把孩子丟給陌生人是兩回事,本來是很中性的事件,但婆婆貼了一個錯誤標籤,用很重的情緒化字眼「丟給陌生人」來解釋媳婦的行為,彷彿孩子被遺棄了一樣。

當別人沒有照著我們的期待做,我們是否也會往對方身上貼標籤?例如伴侶沒辦法滿足我的需求,就給他貼上「他不愛我」的標籤,但事實是這樣嗎?去想想事實,看看為什麼對方不能滿足我,也許對方表達愛的方式跟我希望被愛的方式不一樣。兩個人其實沒有好好溝通,我就貼了這樣的標籤。所以我們要練習找出事實,化解蟲蟲危機。

個人化

意指過度將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讓人擔負不該擔負的責任,凡事都往自己身上攬,直到無法負荷。像是:「要不是因為我,父母就不會吵架。如果他們不吵架,爸爸就不會出去喝酒,然後發生車禍,一切都是我的錯。」可以看到他把所有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在華人社會,很多子女背負著父母未完成、可能這輩子都無法達成的期望,要求孩子達成。孩子內化了父母的期待,也同樣認為「這是我的責任!如果達不到就是不孝」,但其實這是很不健康的,是認知扭曲的思考。仔細想一想,父母的投射並不是你的責任。當我們把一切責任往身上攬,就是犯了個人化的認知謬誤。

隨意推論

武斷的推論,沒有合理根據就下定論,錯把偏見當主見,一直看不清現實

像是:「有些同事不跟我講話,他們一定看不起我。」事實可能是同事在忙,沒空跟他講話。

參考資料: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