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盧梭—自然教育的真諦—自然教育的第一真諦,就是解除束縛

人一出生,即失去自由。自然所賦予嬰孩的一切,成人悉數予以剝奪。人變成奴隸,不是主人。他樣樣屈服在習俗傳統的成規當中

助產士或親友還以為上帝給初生兒造就不像樣的頭殼,因此時時予以按摩或矯正,頭只能固定睡一定的位置,還用各式各樣的尿布及衣物包紮身體。不久,大人把嬰孩綁在背上,捆得緊緊的,身子發熱流汗或發癢,都不能動彈。偶一掙扎,換來的就是大人雙手的搥打。一上學校,教師要求肅靜,吃飽飯一定要趴在桌上睡覺,連睡覺的姿勢都不准變更。試問這種孩子,不是生不如死麻痺?引申盧梭對文明社會及成人制度之不滿。「我看不出,生下來有多少好處?」

難怪孩子一出生,就是大哭一場,它曉得煎熬的日子正迎面而來。他在成人社會裡所領取的第一個禮物是鎖鏈,所獲得的第一種待遇就是苦刑。這不是奴隸是什麼,人還妄想做主人呢?他處處接受指揮,卻不能發號施令。

成人或文明人之所以限制重重,是期望孩子早日成為大人,快點納入文明社會中。卻不知這種揠苗助長措施,大大的違反自然,且效果適得其反

學習之有成就,強烈動機是不可或缺的。逼迫的結果的,動機漸形消失,且心生排拒。

解除人為束縛,還兒童本來面目,這才是掌握住了自然主義的要旨。人的幸福也是如此。幸福,不是做我喜歡做的,而是不必做我所不喜歡做的。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