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盧梭—橫受壓抑與扭曲的自然—「自然」使盧梭喜愛讀書,「人為」使他厭惡課本

好奇心本是自然授予人類的特有稟賦,求知慾正是發展好奇心的最佳例證

盧梭從小就喜歡閱讀,與其父經常在書房內通宵達旦的遍覽其母陪嫁過來的小說藏書,手不釋卷,幾乎都得由早起的鳥叫聲才催他們入眠。入小學年齡時,盧梭已經把他母親所存有的書通通讀光。七歲時,他說暑假已無書可讀,冬天以後,只好向他外公商借。外公是牧師,當師歐洲的牧師都珍藏一些古本,盧梭喜愛不置,尤其是《古代名人傳》,自承是個羅馬人、希臘人或共和國的人,在他的小腦袋裡,憧憬著自己就是希臘羅馬名將及偉人的化身。

讀書變成盧梭最重要的消遣,他也自得其樂,久而不疲。這種習慣如果自然的延續下去,不正是快樂童年的寫照嗎?但是,好景不常,盧梭被舅父送入一所住宿學校接受一名教師的教導,「學習拉丁文,以及那些令人遺憾,索然無味,又以教育為名而進行的活動。」

「人為」(nurture)與「自然」(nature)的對比,昭然若揭。讀書變成苦差事,這是對自然天性的戕害。本來對書愛不釋手的,現在卻視「讀物」為「毒物」(textbook is poison)。從著迷到厭惡,原因是一順其自然,一使用人為逼迫。著迷乃緣於強烈動機,逼迫則心生反感,視讀書為畏途。排拒讀書的的結果,即令天才橫溢,也是斷送潛能。這都是人為造的孽。順其自然,就不會如此。有些教科書還含有意識形態的思想灌輸資料,越讀越中毒,污染了純淨無邪的幼童心靈。

凡是可以滿足好奇心與求知慾的書,皆屬有益身心發展的讀物。在沒有監視的環境下,盧梭不只熱愛古書,還對當時啟蒙運動的思想家投以注目的眼光。一般人以為盧梭高唱自然主義,反對書本教育。其實他本人涉獵書籍的胃口很大,在著作中經常引用過去學者的名言佳句。此外,他所反對的書本教育,是因為當時的書本只提供毫無實用的背誦資料。「順其自然」,並非腦袋空空的成為目不識丁之徒「順其自然」,反而學生把書讀得越勤,越主動,求知之火越來越旺盛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