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盧梭—自然教育的真諦—「消極教育」(negative education)是盧梭提倡自然教育所使用的專門名詞

讓兒童自然去做過他的生活,本身就具有無比的教育價值。學生無本無事,何必成人窮操心。人為教育是「積極的」(positive),自然教育是「消極的」(negative)。一般人認為積極才好,其實反而會害事,不如消極教育來的恰當。

盧梭認為消極教育的年限到12歲左右為止。消極教育期間,並不強調知識與品德,如能養成健康的身體。則自然教育就完成了使命。健康的教育是奠定追求知識及健全品德的基礎,缺乏了它,真理與倫理都是空談。

「積極」的過分保護,孩童必定體弱多病。體弱多病並非孩童的自然狀況,卻是成人的積極作為而產生。讓孩子消極的處於自然環境中,就會臉色紅潤,四肢強壯,孔武有力,活跳跳的精力充沛。首先,盧梭很欽佩洛克的建議,孩童自小就應洗冷水澡。只是洛克認為洗冷水澡是一種「磨練」(discipline),盧梭很卻相信那只不過是一種「自然」(nature)。前者屬人為,後者屬消極。洗冷水澡的人比較能在大自然界中生存,因為冷水是自然界中的水之「自然」狀態。

洗冷水澡可以激發身體本有的防衛能力及抗拒疾病的入侵。天氣雖有變化,但身體早與大自然合而為一,適應冷暖,自無問題。

採用洛克的名言,「健全的心靈寓於健全的身體」。健康的維護,只有在無拘束「消極的」純任兒童順其天性的自然行為中獲得。

孩子學習走路,這也是自然。走路沒有不曾跌倒的,但跌倒對兒童而言,也不是丟臉的事,丟臉是成人社會所形成的判斷觀念。跌倒與走路二者都極其自然,跌倒了再爬起來,兒童也自得其樂。成人如果不必積極介入,而純任兒童「我行我素」,則兒童就自然的學會走路。成人的「消極」,可以激勵兒童的「積極」。成人如果「積極」,兒童反而「消極」。越俎代庖,處處保護兒童,兒童哪能長大,哪能自由,哪能作主人呢?

盧梭認為,「走」有必要教嗎?孩子自然的就學會走路,即令跌倒或瘀傷,也無關緊要,這是獲得自由的代價。其實,大人以為兒童遭受撞傷或跌倒的痛苦,兒童並不以為是多嚴重的傷害。甚至,孩子一生中如果都沒受什麼傷,沒嘗過什麼苦,那也不是「自然」現象。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