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柏拉圖—超越(transcendence)

抱持理念至上的柏拉圖,在知識上既不屑於辯士之以感官相對知識為已足,在心性分析上較重視理性功能之崇高,在社會分工上又力倡哲學家當統治者,他一心一意要超越現實,突破舊有限制。不滿五官知覺之束縛,不囿於現象世界之侷限性,向形而下挑戰,務必一躍沖天而抵達形上天地。

柏拉圖對公共輿論(opinion)相當鄙夷,卻視眾人如生活於暗無日光的「洞穴」(cave)中一般,哲學家(國王)有必要拯救生靈,教導全民不要只看眼前的膚面事實,卻應深究底蘊

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含義深遠,更發人深省。大多數人如同「囚犯」般的住在一個洞穴中,因為受自己的偏見及熱情所俘,也遭別人的成見及謬見所惑,固執而不知變通。其住處之上有一層布簾,置有蠟燭數支,昏暗的人影晃動,久而久之,他們習以為常,且視幻影為真實。如此的生活,數十年如一日。

突然有人掙脫了傳統給予的「枷鎖」,他不甘願安於現狀,奮力向上爬升,終於重現洞穴外的陽光,發現了真理之所在。但他並不獨享此收穫與幸福,卻又再入洞穴,勸告同胞勿因「幻影」而你爭我奪。他的識見已比眾人高上千百倍。大家只用「肉眼」(bodily eyes),而不具「心(慧)眼」(mind’s eyes),看不到真理靈光。這位重返洞穴的先知先覺者抱定喚醒群眾的任務,他的行徑猶如蘇格拉底一般,不為大家所喜,極可能演變成類似蘇格拉底的結局。如果他成功說服同僚,大家拜託現時處境,奮力上爬,但他們在抵達洞口突現陽光的一剎那,卻痛苦異常。因強光之耀眼令他們習以黑暗爲常者無法忍受,頓時瞳孔還未能適應劇烈變化,此刻他們之所見,遠比在洞裡黑暗,因此爆發出憤怒無比的反擊,這位帶頭領隊者首當其衝,罹難當場是意料中事。等到事過境遷,眾人才醒覺,原來被他們洩憤的人,卻是真正的導師。此時雖然如喪考妣的痛哭流涕,無奈禍事已肇,悔之晚矣。

哲人心懷共患難與共安樂的胸襟,在眾人不領情的狀況下,多半抑鬱而死,或不得善終。蘇格拉底一生的事跡,就是柏拉圖洞穴比喻的最好說明

少數精英必須與多數平庸之輩作戰。前者以「理想」的追求為職志,後者則耽溺於現實,即令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在巨大眾口鑠金狀況下,前者處境堪憂。可見民主政治中「只尊重少數」這項條件多麼的不可或缺,而容忍異己的雅量,更是教育的指導原則。不少人誤用了民主,導致只具民主之名而行專制之實。

衝破黑暗,迎向光明,這種激進式的主張,就是柏拉圖哲學思想的「一以貫之」之道。難怪學界認定柏拉圖的思想乃是全盤更動式的革命(revolutionary approach)。換句話說,柏拉圖不是個「溫和」的學者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