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柏拉圖—教育學說—民主政治必須配合精英教育

雅典實施民主的條件未臻成熟,盛行民主的結果是:個人主義甚為猖獗,彼此都以自我為最大

濫用民主的人士胡言亂語,以謊言來煽動無知的群眾。

邪惡之徒大為囂張,溫良謙讓之士頻頻遭受欺壓,尤以蘇格拉底的牢獄之災最為嚴重。

柏拉圖對被扭曲的眾人政治深惡痛絕,力陳像政治這麼重要的事,絕不能輕易的委諸於無知無識的全民手中。治國者可以不理會眾人之意願,而做出明智的政策決定。

國王頒布法律或命令,只要他是個哲學王,則「理想的法律制定之後,沒有人敢反抗法律。如有人犯法,則以處死或最嚴厲的罰則對待之。」不稍寬恕。民主必重法治,柏拉圖晚年作品《法律》一書,更充滿法律的權威色彩。而法律的制訂,必須仰賴於精英的腦筋

統治者與眾民之間應有意見溝通的管道。眾人應將民間疾苦據實以告,不得隱瞞,否則是一大罪惡,也是一大錯誤。治者通盤了解實情,據此而下的決策比較正確。

教師必須讓學生體認真善美的觀念,不要沉淪於現階段的水平中,卻應追隨有智有勇之人。而教師更應「教導眾人,告訴他們真相。」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