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 國殤演說

    在這裡發表過葬禮演說的人,多半會讚揚當年將葬禮演說列為公葬典禮的組成部份的立法者。他們覺得能對陣亡將士發表演說,能有這份榮幸,是很可貴的事。我個人本來就覺得陣亡將士在行動中所體現的價值,應以實際的行動充分讚賞他們的榮譽,就如各位方才為舉辦這場國家葬禮所做的準備工作中所見一般。我個人一向希望眾多勇者的聲譽不會因為個別人士的說詞而有所妨害、不至於因為閒言閒語而有所改變。如果演說者無法讓聽眾相信他所說的是真情實事,他就很難說得恰如其份。一方面,熟悉亡者事蹟的親友會覺得這些發言還不如自己所知道的以及希望聽到的多;另一方面,不熟悉狀況的人聽到自己力有未逮的功績時,會嫉妒亡者、認為發言者的讚揚過甚其詞。歌功頌德只有在一定限度內才能讓人忍受,這個限度就是使聽眾相信所列舉的事蹟也是他們力所能及者;超出這個限度,就會引人嫉妒、懷疑了!

    不過,既然我們的祖先贊同建立這個制度,我就有義務遵守法律,盡我所能滿足各方的期望與要求。

    首先我要談談我們的祖先;在目前這種場合先提到他們的榮耀是公正而合宜之事。我們的祖先世世代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由於他們的勇敢無畏,使這塊土地至今仍能保持自由。如果說我們的祖先值得歌頌,我們的父執輩受到讚譽更是當之無愧。因為他們還為我們留下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國家,而他們能夠把這個國家傳給我們這一代,卻非毫無付出慘痛代價。今天齊聚於此的人絕大多數正值盛年,我們幾乎在每一方面都擴張了我們的版圖,也從各個方面豐碩我們的實力,無論平時或戰時,她都能仰仗自身的資源自給自足。有關我們用以取得現有勢力的軍事成就、我們或父執輩英勇擊退希臘的或希臘以外地區的入侵敵人的事蹟,各位都已耳熟能詳,容我不再多做評述。我要說的是,我們如何獲致現今這樣的地位?我們之所以日漸壯大是在何種政體下實現的?我們的國民習性又是如何造就的?我嘗試解答這些問題之後,再歌頌陣亡將士。因為,我覺得這樣的演說題材很適合目前的場合,對全體參與典禮的人員,不論是公民或非公民,都有所助益。

    我們的憲政體制並未襲用任何鄰近國家的法律,我們的憲法反而成為其他國家仿效的範本。我們的體制之所以稱為「民主」,是因為國家是由多數人而非少數人所治理。

如我們都可看到的,法律在解決私人紛爭時,平等而公正的對待每一個人;在公共生活中,擔任公共職務所優先考量的是個人的才能,而不是他的群體地位(身份)、不是他屬於何種階層,任何人只要對國家有所貢獻,絕不會因為貧窮而默默無聞。

我們在政治生活中享有自由,日常生活亦復如是。當我們的鄰居隨其喜好行事、為所欲為時,我們不會因此而感到不快,也不會相互猜忌、相互監視,更不會因此而怒目相向,儘管這樣並不會給他們帶來實際的傷害。我們在私人關係上寬容而自在,但是身為公民,我們恪遵法律,因為我們敬畏權威和法律,使我們不但服從權威人士,也遵守法律,尤其是保護受害者的法律,不論是成文的法律或是未成文的規範,違犯這樣的律則依然是公認的恥辱。

此外,我們也安排種種的娛樂活動,好讓人們由勞作中恢復活力。一整年裡,我們進行例行的競技會和祭祀節慶活動;我們家裡面有華麗而典雅的布置,賞心悅目、消遣鬱悶。我們的國家積極有為,港口引進了全世界的產品,因此,雅典人享受其他地區的產品就如同享受本地的名產一般。

我們再回頭看看我們的國防政策,我們也和我們的敵人有所不同。我們的城市對全世界開放;我們並沒有制訂排外法規,以防止外人趁機探訪或觀察,儘管敵人的耳目時時由我們的自由開放中獲得利益。我們憑仗的主要不是制度和政策,而是公民的國家精神。在教育制度上,我們的對手由孩提時期就開始施予國民嚴苛的訓練,以養成他們的勇猛氣概;而在雅典,我們的生活完全自由自在,卻也隨時準備應對和他們一樣的種種危險。我舉出一個事實就能證明這一點。這次,敵國入侵我們的領土並不是單獨前來,而是夥同他們的聯盟國齊聚而來;我們雅典人進攻某一邦的領土時卻總是以自身之力完成的。雖然我們是在異地作戰,他們是為保衛自己的家園而戰,我們還是常常擊敗對手。任何與我們交戰的敵手,其實從未遭遇過我們全部的兵力,因為我們不得不考慮我們的海上運輸軍力,也不得不分別派遣公民在陸地上執行許許多的任務;因此,他們與我們交戰的只是某一支部隊,但他們如果獲勝,就自吹自擂,說他們擊退我們全軍,而如果他們戰敗了,便推說是被我們全國人民所擊敗。

我們寧可以輕鬆的心情而不是艱苦的訓練應付危險;我們的勇氣是在風俗習慣中自然養成的,而不是法律強制使然。我們因此具有雙重優點:一來不必花費時間訓練自己忍受尚未來臨的痛苦,二來一旦真正遭遇這些痛苦時,我們的表現的果敢無畏仍不亞於那些經常受嚴苛訓練的人。

當然,我國值得讚美的優點不只這些而已。

我們熱愛高貴典雅的事物,但並未因此而變得柔弱。我們以財富為可用之物,而非視之為炫耀。真正可恥的並不是貧窮之事本身,而是不與貧窮奮鬥。我們的公職人員不會因為關注家計而忽略政治事務;一般公民雖經年累月忙於勞作,仍能公正裁斷國家大事。因為我們雅典人與眾不同,我們認為不關心公共事務的人並非欠缺雄心大志,而是一無用處。我們雅典人即使不是有創新之見的倡議者,也能對所有事務適當裁決。我們不會認為討論是行動的障礙,真正的障礙是無知,為了消除無知,我們把事前的討論看成是任何明智的行動所不可或缺的首要前提。此外,我們進行冒險行動之前或在行動之時,都能深思熟慮。其他人的勇猛往往初興於無知,一旦再思便心生疑懼。真正的勇者,毫無疑問的,應該屬於能明辨人生患難與幸福之別而又能勇往直前,面對危難時義無反顧、絕不退縮的人。

我們的慷慨大方也與眾不同。我們結交朋友旨在施惠於人,而非為佔得便宜。當然,施惠於人者固可以使雙方成為可靠的朋友,他們持續表示友善也使受惠者永遠懷抱感激之情。不過,如果受惠者感情上欠缺相當的熱忱,他們的回報就如還債一般,而非慷慨餽贈。只有我們雅典人在施惠於人時從不計較利弊得失,純粹出於慷慨大度和勇敢無畏的信念。

總而言之,我們國家是全希臘的學習場所。我覺得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能像雅典這樣,在個人生活的許多方面這般獨立自主、溫文儒雅而有多才多藝。這並非在此場合中妄自吹噓,而是實實在在的事實,我們國家的勢力就是靠這些特性而得來的。現今的國家中,唯有雅典面對考驗時能證明她的偉大之實遠高於其聲名;只有以雅典為對手時,入侵的敵人不以戰敗為恥,戰敗國的臣民也不會因此抱怨其統治者無能失格。我們贏得世人讚嘆,不只現代,後世亦然,因為我們的強大勢力雖未留下證人,但遺留下豐碩的紀念品。我們無需荷馬吟頌讚歌,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歌頌,因為他們的歌頌只能使我們陶醉一時,他們對於事蹟的印象也不足以全盤反映事實真相。我們勇敢無畏地攻進每一片海洋、邁進每一塊陸地,我們在各地所佈施的恩德或帶來的厄運,都是留給後世的不朽紀念。

這就是雅典,就是這些人為她奮勇作戰、慷慨捐軀的國家,因為他們一想到要脫離這個國家便會不寒而慄,他們的每一位後代子孫,都應該為此而準備忍受這一切的痛苦。

我談論我們國家的特性的話的確說得多了點,但那是因為我想向眾位說明:我們的奮鬥目標,比起不具備我們這些特性的人所追求的目標來說,要遠大得多;我也才會用這些真實的事證表達對於陣亡將士的感懷。現在,歌頌陣亡將士的最重要部分我已經說完了;我已經讚頌了雅典、讚頌了使我們國家壯盛的這些人士和效法他們的人的英雄氣概。各位會發現,他們的確不同於其他大多數的希臘人,他們的功績使他們對享有的聲名當之無愧。在我看來,他們這樣的死亡是衡量一個人的價值的試金石,不論這是他的品行的初次表現,還是最後的證明。平心而論,他們為祖國而戰的堅定信念足可抵銷個人在其他方面的缺陷,他們身為公民的貢獻高於身為個體的禍害。這些人士當中,富者並未為了將來享受他的財富而變得怯懦,窮者也沒有為了將來獲得自由和富裕的生活而逃避眼前的危難。他們要的並不是個人的幸福,而是報復敵人。在他們眼中這是無上光榮的冒險,他們欣然決定參加復仇行動、堅信能夠擊潰敵人,而放棄了其他的一切。他們並未對難以確定的最後勝利寄予厚望,只在眼下面臨的實際戰鬥中勇往直前、自信十足。因此,他們寧可在抵抗中犧牲,也不願在屈服下苟且偷生。他們沒做任何令人臉上無光的事,他們在危難之前竭力堅守陣地,霎時之間,在他們命運的巔峰,不是恐懼的極點,而是光榮至極地離開我們而長眠了!

這些人就這樣犧牲了!他們無愧於他們的國家。各位這一群還活著的人雖可以祈求得到一個比較幸福的結局,在戰場上仍必須要有堅定的決心。各位,我前面提到的一些與保衛國家有關的優良品行,不能只從字面上理解它們的意義就感滿足,儘管演說者面對像現場這樣積極活躍的聽眾時,照樣可以就這些優點撰寫出及其精彩的演說詞。你們自己必須瞭解雅典的軍事力量,並且時時關注雅典,直到心中洋溢著對她的熱愛,然後,一旦你認識了她的一切偉大之處,你一定會想到,這些人之所以贏得這一切尊崇,是由於他們的勇敢精神、他們的責任感、他們在行動時擁有的一股強烈的榮譽感所致。你們也一定會領悟到:在冒險行動中,任何個人的失敗都不會使他們覺得是國家使他們失去勇氣,反而會盡其所能地奉獻出最光榮的事物——他們毫無例外地奉獻了他們最珍貴的生命,這使他們每個人都獲得永垂不朽的聲譽。至於墳墓,那不只是安葬遺骸的處所,更是留存他們的榮譽至高無上的聖地,將永遠銘刻在人們的心目中,一有機會便會到此地緬懷他們的行徑、他們的功勳。英雄們以整個大地當作他們的墳墓,甚至埋骨在遙遠的他鄉土地中,墓誌銘並不是刻劃在功勞柱上,而是以不成文的經書銘記在人的心靈中,成為每個人心中的聖地。這些人應該成為我們的榜樣,他們認為幸福是自由的成果,而自由得自於勇敢,這使他們絕不在戰爭的危險面前有所退縮。這些毫不吝惜生命的人並不可悲,他並不指望事後會得到什麼,一味保全自身生命結果說不定反而一無所有。他們都知道,任何意外的失敗都將導致可怕的後果;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於個人的靈魂而言,由於怯懦而帶來的墮落,比諸洋溢著活力與愛國情操時意外地戰死沙場,不知悲慘幾何?

因此,亡者的父母或許也在現場,我不想對他們表示憐憫之意,而是要安慰他們。我們都知道,人生的旅途上滿佈著無以勝屬的機遇,多的是哀傷和折磨,而像貴子弟一般光榮地犧牲、也引起你們帶著榮耀的哀痛,才是真正的幸運。對他們而言,生命之旅等於幸福之旅是何其有幸。我知道這很難讓你們接受,尤其是當你們看見別人歡樂時,也會想起往日曾有的歡樂,曾經使你們的心靈欣悅不已、也曾經是你們生命的一部份;的確,人不會因為欠缺他從來未享有的事物而悲傷,當慣有的生命喜悅遠離時,你們也自會陷入無盡的哀傷與沈痛中。不過,你們之中有些人還屬於適合生育的年紀,也許還想要生兒育女,悲苦也許不那麼難以忍受;而後繼的子女不只可令你們逐漸忘懷喪子之痛,也可立即充實國家的力量、保障國家安全,讓雅典獲得雙重利益。公民如果沒有子女作為他的風險的擔保,他便無法做出公平而公正的決定,因而他的意見不能有和其他公民一樣的價值和份量[3]。至於已過盛年的人,我只能對你們說:要為你們自己已能享受到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而感到慶幸,你們的悲傷不會太久長,要在短暫的人生餘年裡為你們逝去的兒子的光榮美名感到欣慰,因為只有對榮譽的熱愛才是永恆的,讓年邁的心靈得到快慰的不是如某些人所認為的是財富,而是榮耀。

對於你們之中身為亡者的兒子或兄弟們來說,我可預見到你們未來有一場艱辛的奮鬥歷程,因為效法亡者是一件難事。人過世的時候,人們總是頌揚他,縱然你(有生之年)的功績卓越超群、品德卓絕,你仍會發覺你的榮譽不僅無法超越他們、甚至也難以相提並論。生者往往嫉妒和自己競爭的人,敵意與批評因此隨處可見,而對於已不會和生者競爭的亡者,總會讓他得到純淨而絕對的尊敬與讚揚。

另外,對於今後將成寡婦的人,我想以一句簡短的忠告歸結我對女性美德的讚揚之詞:對女性來說,你們的光榮不乏女性的本色,但能隱藏或克服性別上先天的柔弱,而又不被男人說短道長,那才是真正光榮的事。

我已經遵循傳統法律,盡我所能地履行我的職責,致上我的獻辭。如果說今天來參加葬禮的人都已經分享了亡者的榮耀,奉獻的行動便已完成了一部分;剩下來的事便是由國家公費撫養他們的子女,直到長大成人。我們國家一向優厚地報賞艱苦奮戰的亡者和他們的遺屬,一如賞給競賽中奮勇獲得優勝的花冠一般。因為,給予勇敢美德最豐厚的獎賞,就會有優秀的公民為國效力。我們已各自以行動表示對亡者的哀悼,可就此散去了!

參考資料:

有疑問? 留個言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